Sitemap: http://www.quantjia.com/sitemap.xml
百年大黨的現代化求索

?

只有在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下,如此宏大的國家戰略意圖才能一以貫之、與時(shí)俱進(jìn)地推進(jìn)

這是一個(gè)骨子里流淌著(zhù)現代化基因的政黨,既有遠大的初心使命、穩定的政治領(lǐng)導力量,也有不斷更新升級的治理能力、實(shí)事求是的發(fā)展戰略

我們最終要實(shí)現的現代化的質(zhì)量,已經(jīng)遠遠高于最初的設想,與“兩個(gè)一百年”的奮斗目標以及實(shí)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mèng),深深融合在一起

扭住發(fā)展生產(chǎn)力這個(gè)關(guān)鍵、抓住主要矛盾變化、歸根結底為了人民,中國不斷進(jìn)階的現代化腳步鏗鏘

文?|《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袁元?張程程?張康喆

輪機飛轉、江水奔騰,2020年9月25日,在吉林松花江干流上游的豐滿(mǎn)峽谷,全面治理(重建)后的豐滿(mǎn)水電站工程6號機組進(jìn)入商業(yè)運行。這意味著(zhù)世界水電史上首個(gè)“百米級壩高、百億級庫容、百萬(wàn)級裝機”大型水電站重建工程實(shí)現全面投運。這一切,從設計到安裝全部國產(chǎn)化。

豐滿(mǎn)水電站,開(kāi)工興建于1937年日本占領(lǐng)中國東北期間,被譽(yù)為“中國水電之母”,見(jiàn)證著(zhù)中國電力工業(yè)艱辛探索現代化之路的歷史性進(jìn)程。1948年被東北人民政府接管時(shí),盡管破敗不堪,它仍是當時(shí)中國最大的水力發(fā)電站。1949年,中國的發(fā)電量?jì)H有43.08億度。而當時(shí),美國的發(fā)電量為2961.24億度,是中國的68.74倍。

70多年后,《世界能源統計年鑒2020》顯示,2019年中國全年發(fā)電超過(guò)7.5萬(wàn)億度,連續第九年穩居全球發(fā)電量之首。

如今的中國已建立了完備的工業(yè)體系:鋼鐵、煤炭、石油等傳統工業(yè)部門(mén)逐步壯大,航空航天、汽車(chē)、電子等新興產(chǎn)業(yè)迅速發(fā)展。

“中國工業(yè)化的速度,幾乎是每十來(lái)年完成或基本完成一場(chǎng)工業(yè)革命?!睆偷┐髮W(xué)中國研究院院長(cháng)張維為說(shuō)。

不只工業(yè)化。在中國共產(chǎn)黨的領(lǐng)導下,從1949年時(shí)的“一窮二白”,成長(cháng)為全球第二大經(jīng)濟體、第一大工業(yè)國、第一大貨物貿易國、第一大外匯儲備國。改革開(kāi)放以來(lái)農村貧困人口減少7億多,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cháng)超過(guò)22倍,中國已成為世界經(jīng)濟的主要穩定器和重要發(fā)展引擎,創(chuàng )造著(zhù)古老民族的現代化傳奇。

“近百年的中華民族根本只有一個(gè)問(wèn)題:中國人能近代化嗎?能趕上西洋人嗎?……”1938年,民族危亡之時(shí),歷史學(xué)家蔣廷黻苦苦思索中華民族的命運與未來(lái)。

歷史與人民把回答這個(gè)考卷的資格,留給了中國共產(chǎn)黨人。

中國共產(chǎn)黨有這樣的志氣和底氣。在新中國成立前夕,毛澤東在中共七屆二中全會(huì )上發(fā)出宣言:“我們不但善于破壞一個(gè)舊世界,我們還將善于建設一個(gè)新世界?!?/p>

建設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是前人沒(méi)有干過(guò)的嶄新事業(yè)。1840年以來(lái),中國曾是世界現代化潮流中充滿(mǎn)悲情的被動(dòng)追趕者。直到中國共產(chǎn)黨掌握了中國現代化進(jìn)程的主導權,并將之作為自己的時(shí)代使命,這一局面才得以改變。

“如果問(wèn)世界上哪個(gè)政黨最有擔當、最有抱負,很多人馬上會(huì )想到中國共產(chǎn)黨?!敝泄仓醒朦h校(國家行政學(xué)院)副校(院)長(cháng)謝春濤說(shuō)。

中國共產(chǎn)黨自誕生之初就懷有強烈的使命意識與舍我其誰(shuí)的責任擔當,持之以恒地用現代化的尺度丈量著(zhù)夢(mèng)想與現實(shí)的距離,帶領(lǐng)人民開(kāi)辟出一條屬于中國的現代化道路。

從無(wú)到有,只能走自己的路。大挑戰在此,大艱辛在此,大智慧也在此。

在即將迎來(lái)建黨百年的重要時(shí)刻,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擔當千鈞重任,又帶領(lǐng)著(zhù)14億中國人民開(kāi)啟了全面建設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

從追趕時(shí)代到與時(shí)代并行,再到引領(lǐng)時(shí)代開(kāi)創(chuàng )未來(lái)。近百年前,于困頓中,中國共產(chǎn)黨的誕生為中國帶來(lái)了新的發(fā)展契機;近百年后,于奮斗中,中國共產(chǎn)黨將帶領(lǐng)人民開(kāi)啟更美好的未來(lái)。

流淌在骨子里的現代化基因

陸家嘴的大屏上,不斷跳動(dòng)的數字,展示全球金融市場(chǎng)的“上海價(jià)格”;張江的實(shí)驗室里,科研人員凝神聚氣,攀登“科創(chuàng )高峰”;東海之濱的洋山港內,塔吊林立、舟車(chē)穿梭,“無(wú)人碼頭”源源不斷輸出“中國制造”……這是肩負著(zhù)打造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建設引領(lǐng)區重大戰略使命的上海浦東的普通一天,也是中國現代化建設的生動(dòng)截面。

上海的故事,也是中國現代化的故事。

回望歷史,在70多年前的上海,曾發(fā)生過(guò)一場(chǎng)“意義不亞于淮海戰役”的保衛戰。

1949年上海剛剛解放,投機資本先后掀起“銀元之戰”“糧棉之戰”。能不能管理好經(jīng)濟、管好城市,是中國共產(chǎn)黨取得軍事勝利后面對的新考題。中共中央和新生的人民政府,一方面加大打擊投機炒作力度,收緊銀根、征收稅款;另一方面從全國各地向上海、北京、天津等大城市調運糧棉物資,敞開(kāi)拋售、平抑物價(jià),成功打贏(yíng)“銀元之戰”“糧棉之戰”。

“銀元之戰”“糧棉之戰”所取得的決定性勝利,顯示了從農村走向城市的中國共產(chǎn)黨,有信心也有能力管好當時(shí)充滿(mǎn)“現代特色”的大城市。

這是一個(gè)骨子里流淌著(zhù)現代化基因的政黨,既有遠大的使命目標、穩定的政治領(lǐng)導力量,也有不斷更新升級的治理能力、可行的發(fā)展戰略。

現代化的基因,蘊藏在中國共產(chǎn)黨的使命意識與人民立場(chǎng)之中。

“黨的一大綱領(lǐng),揭示了中國近代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huì )的基本矛盾,代表著(zhù)社會(huì )的前進(jìn)方向?!敝袊泄颤h史學(xué)會(huì )常務(wù)副會(huì )長(cháng)龍新民說(shuō),這是在當時(shí)中國社會(huì )存在的數百個(gè)政黨、政治社團中,沒(méi)有其他任何一個(gè)政黨、政治團體所能想到、所能提出、所能做到的。

在黨的十九大通過(guò)的《中國共產(chǎn)黨章程(修正案)》中,“現代化”是個(gè)高頻詞和關(guān)鍵詞,黨章總綱將推進(jìn)現代化建設作為黨要實(shí)現的三大歷史任務(wù)之一。

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是中國共產(chǎn)黨區別于其他任何政黨的一個(gè)顯著(zhù)標志。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xué)院)馬克思主義學(xué)院教授李海青說(shuō),在求索現代化的過(guò)程中,不同于其他國家的政黨搞黨爭“拳擊賽”,中國共產(chǎn)黨始終堅持一切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在不同階段用不同方法,一棒接一棒地跑好現代化的“接力賽”。

現代化的基因,蘊藏在中國共產(chǎn)黨對指導思想的高度重視與發(fā)展創(chuàng )新上。

馬克思主義是被歷史與實(shí)踐反復證明了的科學(xué)理論。自誕生之初,中國共產(chǎn)黨就把馬克思主義寫(xiě)在了自己的旗幟上,將之作為立黨立國的根本指導思想。

我們黨始終把堅持馬克思主義和發(fā)展馬克思主義統一起來(lái),立足國情不斷推進(jìn)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用發(fā)展著(zhù)的馬克思主義武裝全黨、指導實(shí)踐。在新征程上,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正是黨保持統一的思想、堅定的意志、協(xié)調的行動(dòng)、強大的戰斗力的重要指引。

現代化的基因,蘊藏在中國共產(chǎn)黨完善的領(lǐng)導機制與嚴密的組織特性之中。

“我們黨是按照馬克思主義建黨原則建立起來(lái)的,具備嚴密的組織體系。這是世界上其他政黨都不具有的強大優(yōu)勢?!敝泄仓醒朦h史和文獻研究院院長(cháng)曲青山說(shuō)。

中國共產(chǎn)黨擁有勇于自我革命、從嚴管黨治黨的鮮明品格。天津大學(xué)馬克思主義學(xué)院院長(cháng)顏曉峰說(shuō),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全面從嚴治黨擺上戰略布局,強大的領(lǐng)導能力、嚴密的組織體系、嚴明的紀律規矩,正是推動(dòng)中國現代化建設前行的重要保障。

現代化的基因,蘊藏在中國共產(chǎn)黨持之以恒加強執政能力建設上。

從新民主主義革命時(shí)期建設革命根據地、探索局部執政經(jīng)驗,到新中國成立后,探索建設與發(fā)展社會(huì )主義;從改革開(kāi)放以來(lái),破除利益藩籬、搏擊市場(chǎng)經(jīng)濟,到進(jìn)入新時(shí)代后,引領(lǐng)全面小康、開(kāi)啟新征程,我們黨在趕考路上,緊抓時(shí)代主題的變化,持之以恒地增強執政本領(lǐng)。

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從20個(gè)字的好干部標準,到全面增強八種執政本領(lǐng)、提高七種解決實(shí)際問(wèn)題的能力,黨的領(lǐng)導干部從思想淬煉、政治歷練、實(shí)踐鍛煉、專(zhuān)業(yè)訓練入手,錘煉提升現代化治理的能力水平。

頂層設計回答時(shí)代考卷

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和推動(dòng)中國現代化進(jìn)程,一個(gè)重要方式是戰略引領(lǐng),制定或調整時(shí)間表和路線(xiàn)圖。

70多年前,中國共產(chǎn)黨帶領(lǐng)人民開(kāi)始了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建設的艱辛探索。1954年,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huì )提出要實(shí)現農業(yè)、工業(yè)、交通運輸業(yè)和國防“四個(gè)現代化”的任務(wù)。這一國家戰略目標被寫(xiě)入黨的八大所通過(guò)的黨章。1975年,在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huì )上,周恩來(lái)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根據毛澤東“把國民經(jīng)濟搞上去”的指示,重申于三屆全國人大提出的“四個(gè)現代化”的目標和“兩步走”的設想。

1979年,鄧小平提出了小康——這個(gè)“中國式現代化”的目標。1987年,黨的十三大制定了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建設“三步走”的戰略部署。1997年,在“三步走”戰略基礎上,黨的十五大提出新“三步走”戰略,并首次提出“兩個(gè)一百年”奮斗目標。2002年,黨的十六大報告把“全面建設小康社會(huì )”作為本世紀頭20年的奮斗目標。

2012年,黨的十八大把這一目標修改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huì )”,賦予了“小康”更高的標準、更豐富的內涵,并發(fā)出向實(shí)現“兩個(gè)一百年”奮斗目標進(jìn)軍的時(shí)代召喚。

2017年,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出,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huì )以后,再分兩步全面建設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全新戰略安排,豐富了“兩個(gè)一百年”奮斗目標的內涵。

2020年,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huì )對“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作出了具體部署,完整勾畫(huà)出建設現代化強國的時(shí)間表和路線(xiàn)圖。

“我們最終要實(shí)現的現代化的質(zhì)量,已經(jīng)遠遠高于最初的設想,與‘兩個(gè)一百年’的奮斗目標以及實(shí)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mèng),深深融合在一起?!敝泄仓醒朦h史和文獻研究院原院務(wù)委員陳晉說(shuō)。

遠大的目標、宏偉的藍圖,百年大黨的初心使命,濃縮其中。

“只有在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下,如此宏大的國家戰略意圖才能一以貫之、與時(shí)俱進(jìn)地推進(jìn)?!鳖仌苑逭f(shuō)。

中國共產(chǎn)黨對現代化的求索,是個(gè)不斷探索、漸進(jìn)積累、逐步擴展的過(guò)程。中國的現代化發(fā)展既始終堅持以經(jīng)濟建設為中心,又逐步拓展到全面推進(jìn)經(jīng)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huì )建設、生態(tài)文明建設以及其他各方面建設。

重大戰略必須通過(guò)具體的戰術(shù)來(lái)實(shí)現。

1953年至今,從“一五”計劃為我國工業(yè)化奠定初步基礎,到“十一五”建立起門(mén)類(lèi)齊全的工業(yè)體系;從新中國剛成立時(shí)年人均GDP23美元,到“七五”計劃后基本解決了溫飽問(wèn)題;從“九五”末期人民生活總體達到小康,到“十三五”時(shí)期全面建成小康社會(huì ),再到“十四五”時(shí)期開(kāi)啟新征程……14個(gè)五年規劃(計劃)的接續奔跑,既是日積月累,也是日新月異,標注出中國現代化建設的路標,也是中國制度優(yōu)勢的生動(dòng)體現。

“作為現代化的領(lǐng)導者,中國共產(chǎn)黨始終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具體實(shí)際的辯證統一,戰略規劃思維更加科學(xué),頂層設計能力不斷提升?!崩詈G嗾f(shuō),在現代化的接力跑中,我們黨既堅持長(cháng)遠的戰略目標不動(dòng)搖,又根據發(fā)展形勢實(shí)事求是地調整中期目標和短期規劃,讓長(cháng)期、中期、短期有機結合、滾動(dòng)式向前發(fā)展。

緊緊扭住發(fā)展生產(chǎn)力這個(gè)關(guān)鍵

“雜交水稻”筑牢我國糧食安全的基礎,“高速鐵路”見(jiàn)證了中國速度,“特高壓技術(shù)”為推動(dòng)我國構建全球能源互聯(lián)網(wǎng)提供了高效低碳的重大原創(chuàng )科技支撐,“第五代移動(dòng)通信技術(shù)”讓中國在萬(wàn)物互聯(lián)的賽道上成為世界領(lǐng)先,“完整工業(yè)體系”有效地提升了中國發(fā)展的韌性,“線(xiàn)上經(jīng)濟”為我國經(jīng)濟結構轉型和產(chǎn)業(yè)融合升級拓展了路徑……2020年末,中國生產(chǎn)力學(xué)會(huì )評選出中國生產(chǎn)力發(fā)展十大標志性成就。在科技創(chuàng )新、體制機制變革、制度創(chuàng )新的催化下,社會(huì )生產(chǎn)力,這一現代化發(fā)展的核心要素,正在迸發(fā)澎湃生機。

“掌握了中國現代化主導權后,如何更快地解放和發(fā)展生產(chǎn)力,是中國共產(chǎn)黨建設中國的邏輯起點(diǎn),也是始終不渝追求的目標?!敝袊鐣?huì )科學(xué)院當代中國研究所研究員武力說(shuō),我們黨始終將生產(chǎn)力的發(fā)展放在第一位,作為最主要衡量指標。

發(fā)展生產(chǎn)力要從解放束縛生產(chǎn)關(guān)系的體制機制變革中要動(dòng)力。中國共產(chǎn)黨成立后,從1927年開(kāi)始,選擇了農村包圍城市戰略,進(jìn)行土地革命。到1952年底,土地改革在中國大陸基本完成。土地革命讓存在兩千多年的封建土地所有制徹底摧毀,大大激發(fā)了人們的勞動(dòng)積極性,創(chuàng )造了農業(yè)經(jīng)濟恢復發(fā)展的奇跡。隨后,社會(huì )主義改造在較短時(shí)間內完成,中國迅速建立起社會(huì )主義基本制度。從“一五”計劃起步,中國逐步建立起獨立、完整的工業(yè)體系、國民經(jīng)濟體系,夯實(shí)了生產(chǎn)力發(fā)展的物質(zhì)基礎。

改革開(kāi)放以來(lái),“社會(huì )主義的本質(zhì)是解放和發(fā)展生產(chǎn)力”凝聚起全社會(huì )最廣泛的共識。以市場(chǎng)經(jīng)濟體制改革為突破口,生產(chǎn)力發(fā)展的體制障礙被一一擊破。在農村,家庭聯(lián)產(chǎn)承包責任制將勞動(dòng)力從集體生產(chǎn)中解放出來(lái);在城市,放權讓利的體制變革在各個(gè)領(lǐng)域展開(kāi),人的創(chuàng )造力空前迸發(fā)。以開(kāi)放心態(tài)擁抱世界,科學(xué)技術(shù)水平不斷提升,“中國速度”日益刷新。

進(jìn)入新時(shí)代,從“有沒(méi)有”到“好不好”,從“舊動(dòng)能”到“新動(dòng)能”,從“積累量”到“提升質(zhì)”;從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huì )部署全面深化改革,到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huì )聚焦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從黨的十八大把創(chuàng )新“必須擺在國家發(fā)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到十九屆五中全會(huì )的“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十四五”規劃建議著(zhù)重強調科技創(chuàng )新和自立自強……以高質(zhì)量發(fā)展為主題,以全面深化改革為生產(chǎn)力發(fā)展掃清障礙、創(chuàng )造條件,大力實(shí)施創(chuàng )新驅動(dòng)發(fā)展戰略,為生產(chǎn)力發(fā)展注入了澎湃動(dòng)能。

同時(shí),我們黨不斷豐富拓展著(zhù)生產(chǎn)力的內涵。

生產(chǎn)力發(fā)展增加了更多的綠色。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綠色作為五大發(fā)展理念之一,提出保護生態(tài)就是發(fā)展生產(chǎn)力。從長(cháng)江沿岸“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kāi)發(fā)”,到推進(jìn)黃河流域生態(tài)保護和高質(zhì)量發(fā)展;從全面打響藍天、碧水、凈土三大保衛戰,到扎實(shí)推進(jìn)美麗中國建設……中國“綠色生產(chǎn)力”發(fā)展已成為新發(fā)展理念的重要組成部分。

生產(chǎn)力發(fā)展更加注重統籌協(xié)調,不斷增強發(fā)展整體性、聯(lián)動(dòng)性。布局京津冀協(xié)同發(fā)展、長(cháng)三角一體化發(fā)展等幾大區域發(fā)展戰略,讓生產(chǎn)力發(fā)展有了更為均衡的平臺;批復成立上海、廣東等21個(gè)自由貿易試驗區,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先行示范區,建立國家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因地制宜進(jìn)行多樣化探索,讓生產(chǎn)力發(fā)展的制度創(chuàng )新燎原鋪展;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實(shí)行高水平對外開(kāi)放,為生產(chǎn)力可持續發(fā)展打開(kāi)了更廣闊的市場(chǎng)……一系列宏大戰略規劃的實(shí)施,為生產(chǎn)力長(cháng)遠發(fā)展開(kāi)拓空間。

著(zhù)眼未來(lái),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huì )指出了我國發(fā)展存在的短板弱項。補短板,強弱項,將是進(jìn)一步解放和發(fā)展生產(chǎn)力的重要任務(wù)。

抓住主要矛盾接續奮進(jìn)

2020年7月到9月,習近平總書(shū)記主持召開(kāi)了三場(chǎng)座談會(huì ),從企業(yè)家座談會(huì )到經(jīng)濟社會(huì )領(lǐng)域專(zhuān)家座談會(huì ),再到科學(xué)家座談會(huì ),都談到突破關(guān)鍵核心技術(shù)。

“在關(guān)鍵領(lǐng)域、卡脖子的地方下大功夫”“把科技成果充分應用到現代化事業(yè)中去”,正是瞄準制約我國科技創(chuàng )新和經(jīng)濟發(fā)展突出的短板而去的。

“現代化建設必然面對一系列矛盾?!敝泄仓醒朦h校(國家行政學(xué)院)一級教授韓慶祥說(shuō),中國共產(chǎn)黨抓住不同時(shí)期我國經(jīng)濟社會(huì )運行的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制定實(shí)施正確的路線(xiàn)圖,推動(dòng)著(zhù)社會(huì )生產(chǎn)力向前發(fā)展。

新中國成立初期,我們黨抓住建立先進(jìn)的工業(yè)國的要求同落后的農業(yè)國的現實(shí)之間的矛盾破局。

在貧窮落后、人口眾多的農業(yè)國家里搞現代化,沒(méi)有現成的方案。1956年,黨的八大將“人民對于建立先進(jìn)的工業(yè)國的要求同落后的農業(yè)國的現實(shí)之間的矛盾,人民對于經(jīng)濟文化迅速發(fā)展的需要同當前經(jīng)濟文化不能滿(mǎn)足人民需要的狀況之間的矛盾”確定為當時(shí)的社會(huì )主要矛盾。

中國社科院馬克思主義研究院副院長(cháng)辛向陽(yáng)說(shuō),這一時(shí)期,中國共產(chǎn)黨抓住先進(jìn)的社會(huì )主義制度同落后的社會(huì )生產(chǎn)力之間的矛盾,帶領(lǐng)人民盡快把中國從落后農業(yè)國變?yōu)楣I(yè)國。

1953年,我國制定第一個(gè)五年計劃,用156個(gè)工業(yè)項目開(kāi)啟了工業(yè)化之路。成立第一到第八機械工業(yè)部,建立起完整的工業(yè)化體系;全國人民勒緊褲腰帶,獨立自主研制出“兩彈一星”;用中國農民耳熟能詳的“土、肥、水、種、密、保、管、工”八個(gè)字指導生產(chǎn),建設了紅旗渠等一批水利工程和農業(yè)基礎設施……新中國成立后30年間,中國從農業(yè)國變成工業(yè)體系完備的國家,為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奠定了寶貴的物質(zhì)基礎。

改革開(kāi)放時(shí)期,黨始終抓住人民日益增長(cháng)的物質(zhì)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會(huì )生產(chǎn)之間的矛盾。

“這一時(shí)期,落后的社會(huì )生產(chǎn)力仍是制約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的主要因素,但矛盾的主要方面已經(jīng)從‘工業(yè)立國’轉為‘發(fā)展富國’?!毙料蜿?yáng)說(shuō),面對這一矛盾,黨帶領(lǐng)人民對內改革、對外開(kāi)放,不斷完善和發(fā)展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制度。

從18個(gè)“紅手印”拉開(kāi)中國農村改革大幕,到深圳特區“殺出一條血路”;從改革開(kāi)放后第一張個(gè)體工商業(yè)營(yíng)業(yè)執照,到簡(jiǎn)政放權中封存公章;從雞毛換糖的個(gè)體戶(hù)到世界500強企業(yè);從一顆高鐵螺絲釘也要從國外進(jìn)口,到國產(chǎn)大飛機飛出“中國速度”……改革開(kāi)放賦予了中國發(fā)展充沛不竭的動(dòng)力與機遇,推動(dòng)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建設全面提速。

進(jìn)入新時(shí)代,黨始終抓住人民日益增長(cháng)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fā)展之間的矛盾。

黨的十九大作出了我國社會(huì )主要矛盾已經(jīng)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cháng)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fā)展之間的矛盾這一重要判斷。

“當前,發(fā)展不平衡,主要是各區域各領(lǐng)域各方面存在失衡,制約了整體發(fā)展水平提升;發(fā)展不充分,主要是我國全面實(shí)現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還有相當長(cháng)的路要走?!表n慶祥認為,進(jìn)入新時(shí)代,現代化建設面臨的主要矛盾體現在發(fā)展質(zhì)量上,而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供給側。

“對此,我們黨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xiàn),推動(dòng)經(jīng)濟發(fā)展質(zhì)量變革、效率變革、動(dòng)力變革,破解發(fā)展難題?!毙料蜿?yáng)說(shuō)。

在多位受訪(fǎng)者看來(lái),進(jìn)入高質(zhì)量發(fā)展階段,需要用系統全面的眼光認識社會(huì )主要矛盾變化,更加注重發(fā)展質(zhì)量和效益的提升,以更加平衡更加充分的發(fā)展滿(mǎn)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

為了人民的現代化

李東東,是陜西延安安塞人,一家6口祖孫三代,卻有5個(gè)病人,生活過(guò)得艱難。

作為建檔立卡貧困戶(hù),精準脫貧給了李東東家希望,妻子做手術(shù),報銷(xiāo)90%的醫療費,政府送藥上門(mén),患腦癱的兒子被送到延安的特殊學(xué)校就讀,學(xué)費全免還有生活補助。李東東參加了當地旅游扶貧項目——勵志扶貧藝術(shù)團,打腰鼓、唱道情,日子越過(guò)越好。

延安,是中國共產(chǎn)黨的紅色搖籃。1945年,毛澤東與黃炎培在這里的“窯洞對”,發(fā)出了“歷史周期率”的警示。

如何跳出周期率?中國共產(chǎn)黨將“一切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寫(xiě)在了答卷上。

如今,不僅是延安,經(jīng)過(guò)2012年以來(lái)8年的持續努力,中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已全部脫貧,貧困縣已全部摘帽,近1億農村貧困人口擺脫了絕對貧困。

“在中國共產(chǎn)黨的領(lǐng)導下,建設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的目標始終與人民的需要緊密結合?!敝泄仓醒朦h校(國家行政學(xué)院)教授辛鳴說(shuō)。

從新中國成立初期,解決人民的吃飯問(wèn)題,到改革開(kāi)放之后,解決人民的發(fā)展問(wèn)題,與西方發(fā)達國家少數人享受現代化成果不同,中國的現代化不僅是總體上的現代化,更是最廣大人民的現代化。我們黨不僅關(guān)注人民對物質(zhì)文化生活方面的更高要求,更關(guān)注人民在民主、法治、公平、正義、安全、環(huán)境等方面日益增長(cháng)的需要。

隨著(zhù)經(jīng)濟社會(huì )的快速發(fā)展,一系列推進(jìn)知識技能現代化的舉措不斷推出。從三次大規模的掃盲運動(dòng),到中國的教育體系逐步建立發(fā)展,再到建設高質(zhì)量教育體系,中國教育的總體水平已邁進(jìn)世界中上行列,億萬(wàn)人民可以通過(guò)教育改變命運,實(shí)現完善自身、創(chuàng )造美好生活的愿望。

衛生健康事業(yè)的不斷發(fā)展,同樣為人的現代化提供了堅實(shí)的資源保證?!笆奈濉币巹澖ㄗh起草期間,正值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之際,暴露出我國在重大疫情防控體制機制、公共衛生體系等方面的短板。為此,規劃建議中有關(guān)公共衛生體系建設的論述篇幅,占到“全面推進(jìn)健康中國建設”內容的一半以上。

富裕起來(lái)的人們,還希望天更藍、水更清。家住山西省太原玉泉山腳下的市民常春生沒(méi)有想到,前幾年家門(mén)口還曾是污染嚴重的廢舊礦山,如今已經(jīng)變成了大花園,村民開(kāi)起農家樂(lè )、采摘園,靠著(zhù)青山綠水也能致富。

烽火28年,執政71載,中國共產(chǎn)黨與億萬(wàn)人民緊密相連。時(shí)代場(chǎng)景在變,但人民的奮斗不變、力量不變。

腰懸吊索,懸崖峭壁上鑿出紅旗渠;隱姓埋名,大漠戈壁中托起“兩彈一星”;背包進(jìn)城在流水線(xiàn)上寫(xiě)下“中國制造”;高鐵飛奔的中國速度、蛟龍潛海的中國深度、嫦娥登月的中國高度……滄桑巨變、快速發(fā)展,14億人小康夢(mèng)圓,背后都是人民的不懈奮斗。

千人同心,則得千人之力。在中國共產(chǎn)黨的帶領(lǐng)下,人民的奮斗與智慧將一個(gè)個(gè)“不可能”變成了“可能”。百年大黨的現代化求索之路,帶著(zhù)一切為了人民的初心,凝聚起14億人民的同心,越走越寬闊。

?

責任編輯: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963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