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quantjia.com/sitemap.xml
電商扶貧 多重賦能

?

通過(guò)電商扶貧,貧困縣整個(gè)生產(chǎn)、加工倉儲、包裝、物流體系建立起來(lái)了,對貧困地區生產(chǎn)布局、農業(yè)供給側改革起到了引導作用

2019年,832個(gè)國家級貧困縣實(shí)現網(wǎng)絡(luò )零售額2392.4億元,2020年這一數額超過(guò)3000億元,同比增長(cháng)25%

短視頻平臺快手數據顯示,2019年,有超過(guò)1900萬(wàn)人從快手平臺獲得了收入。其中,有500多萬(wàn)人來(lái)自國家級貧困縣

文?|《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唐敏??實(shí)習生?張苡德

“大家好,我們又見(jiàn)面了!”陜西柞水縣小嶺鎮金米村的電商直播間里,帶貨主播熱情推介村里的木耳。

村村通4G、通公路,光網(wǎng)寬帶全覆蓋、快遞全覆蓋,“互聯(lián)網(wǎng)+”讓金米村木耳飛越秦嶺,賣(mài)遍全國,引領(lǐng)鄉親們大步邁向小康生活。

金米村是個(gè)縮影,木耳也只是代表之一。甘肅定西的土豆、江西贛南的臍橙、陜西洛川的蘋(píng)果、廣東梅州的“馱娘柚”、云南西盟山林百花蜜……一大批脫貧地區特色產(chǎn)品插上電商的翅膀,跨越曾經(jīng)的“窮山惡水”,進(jìn)入千家萬(wàn)戶(hù)。

時(shí)空變化的背后,是十八大以來(lái),在貧困版圖上飛架起的一個(gè)個(gè)令世界矚目的超級工程,還有在全國上下掀起的一場(chǎng)場(chǎng)跨越山海的資源大調配:

十八大以來(lái),新改建農村公路208.6萬(wàn)公里,其中貧困地區110萬(wàn)公里,農村公路總里程達到420.1萬(wàn)公里,貧困地區新增了5.1萬(wàn)個(gè)建制村通硬化路。

14個(gè)集中連片特困等老少邊貧地區累計完成鐵路基建投資3.3萬(wàn)億元,100多個(gè)國家級貧困縣結束了不通鐵路的歷史。

貧困村光纖通達率達到98%;電子商務(wù)進(jìn)農村綜合示范實(shí)現對832個(gè)貧困縣全覆蓋;全國快遞鄉鎮網(wǎng)點(diǎn)覆蓋率達到98%,農村快遞物流體系加快建立。

交通、電力、通訊等基礎設施瓶頸打破,脫貧攻堅按下“加速鍵”,背靠14億人的大市場(chǎng),2019年全國貧困縣網(wǎng)絡(luò )零售額達2392億元,同比增長(cháng)33%,帶動(dòng)貧困地區500萬(wàn)農民就業(yè)增收。

帶動(dòng)貧困地區特色產(chǎn)業(yè)拔節成長(cháng)?!笆濉逼陂g,脫貧地區財政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年均增幅高于全國平均水平約7個(gè)百分點(diǎn)。每個(gè)脫貧縣形成了2~3個(gè)特色主導產(chǎn)業(yè)。

由電商鏈接起的上中下游產(chǎn)業(yè)共振,產(chǎn)生了巨大的溢出效應。推動(dòng)技術(shù)、資本、產(chǎn)品、服務(wù)等資源在貧困地區落地,彌補城鄉間“數字?zhù)櫆稀?,調整優(yōu)化資源配置,為鄉村振興奠定了堅實(shí)基礎。

催化扶貧增收

張加成是甘肅省隴南市禮縣的一位農民主播。去年國慶期間禮縣蘋(píng)果迎來(lái)豐收,59歲的他和兒子、女兒齊上陣做淘寶主播,直播推介自家種的蘋(píng)果。老張高興地表示,一個(gè)長(cháng)假把當年果園十分之一的果子都賣(mài)了,“每天從早上五六點(diǎn)忙到晚上十二點(diǎn),女兒、兒子、兒媳婦換著(zhù)播,裝貨的裝貨,播的播,效果特別好,7天賣(mài)掉了5000多斤蘋(píng)果,直播間粉絲也翻倍了?!?/p>

國務(wù)院扶貧辦社會(huì )扶貧司司長(cháng)曲天軍感慨,曾經(jīng)隴南交通閉塞,2015年去隴南扶貧考察的時(shí)候,光在路上就要花費一天的時(shí)間,大量大山深處的特色產(chǎn)品“運不出、賣(mài)不掉、價(jià)不高”。依托國家電子商務(wù)進(jìn)村綜合示范項目,隴南扶貧工作加速開(kāi)啟電商模式?!捌放破饋?lái)了,市場(chǎng)知名度起來(lái)了,物流成本下來(lái)了,老百姓的眼界打開(kāi)了,隴南特色農產(chǎn)品滿(mǎn)天飛,早已沒(méi)有賣(mài)難的問(wèn)題?!?/p>

“看到隴南等地的變化,2016年,國家明確提出電商扶貧概念,聚焦于精準貧困,促使電商扶貧與脫貧攻堅進(jìn)一步融合起來(lái)?!鼻燔娬f(shuō)。

“一店帶多戶(hù)”“一店帶一村”“一店帶多村”等多種精準電商帶貧模式涌現出來(lái)。截至2019年,隴南市電商銷(xiāo)售額已達43.23億元,累計銷(xiāo)售農副產(chǎn)品200多億元。

全國537個(gè)貧困縣先后到隴南學(xué)習電商帶貧經(jīng)驗。

國家試點(diǎn)探路,各路電商加速涌入這片藍海。中國郵政推動(dòng)村級郵樂(lè )購站點(diǎn)向貧困地區村級延伸,累計建設郵樂(lè )購站點(diǎn)超過(guò)53萬(wàn)個(gè),在郵樂(lè )網(wǎng)建設國家級貧困縣館875個(gè)。

京東自2016年初啟動(dòng)電商精準扶貧計劃,目前上線(xiàn)貧困縣商品超300萬(wàn)種,實(shí)現銷(xiāo)售額超1000億元,帶動(dòng)100萬(wàn)戶(hù)建檔立卡貧困戶(hù)增收。

截至目前,蘇寧扶貧專(zhuān)項投入累計超8.5億元。拼多多以“拼模式”深入農業(yè)主產(chǎn)區及“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2019年農副產(chǎn)品成交額1364億元,同比增長(cháng)109%。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發(fā),很多鄉村尤其貧困地區農產(chǎn)品銷(xiāo)售不暢。電商發(fā)揮網(wǎng)絡(luò )優(yōu)勢,京東第一時(shí)間開(kāi)通全國生鮮產(chǎn)品綠色通道。截至目前,“京心助農”幫助130萬(wàn)款農產(chǎn)品上行,累計銷(xiāo)售3億件農產(chǎn)品,覆蓋全國絕大多數農業(yè)產(chǎn)業(yè)帶。

2019年,832個(gè)國家級貧困縣實(shí)現網(wǎng)絡(luò )零售額2392.4億元,2020年這一數額超過(guò)3000億元,同比增長(cháng)25%。

助推產(chǎn)業(yè)升級

山西省長(cháng)治市武鄉縣地處小米黃金生長(cháng)帶,晝夜溫差大,武鄉小米素有“金珠不換沁州黃”美譽(yù)?!巴饷嫔特渻扇桶研∶资兆?,貼上商標能賣(mài)十幾甚至幾十元?!笨h電商辦副主任郝旭東一直在想,“怎么才能讓咱鄉親們把利潤的大頭掙上?”

2015年,武鄉縣成為國家電子商務(wù)進(jìn)農村綜合示范縣。村民郭晉平參加了武鄉縣嶺頭村的第一期電商培訓班,上課就像聽(tīng)天書(shū)。但第一次觸網(wǎng),100斤核桃,就賣(mài)出1500元,核桃在當地一斤只能賣(mài)5塊錢(qián),一下子賣(mài)出3倍價(jià)讓郭晉平鉚足了勁上滿(mǎn)四期培訓班。

核桃只是小試牛刀。在電商帶動(dòng)下,武鄉的主導產(chǎn)業(yè)小米也身價(jià)飆升。

“現在小米價(jià)格翻了幾番,一斤賣(mài)到10元,刨去種地成本和運費,凈掙七八元。去年賣(mài)了1000多單,收入近10萬(wàn)元?!惫鶗x平說(shuō)。

互聯(lián)網(wǎng)讓產(chǎn)品實(shí)現了溢價(jià),也激活了基層政府的產(chǎn)業(yè)發(fā)展思路。公司加農戶(hù),統一發(fā)種子,統一施有機肥,地頭上設監控,以訂單生產(chǎn)推動(dòng)武鄉小米的規?;推放苹?。

曲天軍說(shuō),更大的變化在于,通過(guò)電商扶貧,貧困縣整個(gè)生產(chǎn)、加工倉儲、包裝、物流體系建立起來(lái)了,甚至對貧困地區生產(chǎn)布局、農業(yè)供給側改革起到了引導作用。

鄂西南五峰自治縣,是湖北省九個(gè)深度貧困縣之一。當地特色高山小土豆經(jīng)過(guò)電商平臺推廣到市場(chǎng)之后,這兩年農戶(hù)種植小土豆的熱情增加了很多,種植戶(hù)的收益也翻了番。

“小小土豆起到了大大的帶動(dòng)作用?!蔽宸蹇h副縣長(cháng)王文川介紹,當地已發(fā)展建設1萬(wàn)畝電商扶貧網(wǎng)貨供應基地,舉辦各種線(xiàn)上線(xiàn)下活動(dòng)促進(jìn)貧困戶(hù)農產(chǎn)品銷(xiāo)售。2019年帶動(dòng)1027戶(hù)貧困戶(hù)增收503萬(wàn)元。

“網(wǎng)紅直播”“田間地頭直播”,將原生態(tài)產(chǎn)品資源更直接地呈現給消費者。手機成為新農具,數據成為新農資,直播成為新農活,徹底改變了貧困戶(hù)刀耕火種、自給自足的生產(chǎn)生活方式。

贛南臍橙、定西馬鈴薯、百色芒果、黔西南薏仁米、湄潭茶葉、羅田黑山羊、岳西茭白、平順中藥材……一批曾經(jīng)待字閨中的“原生態(tài)”搭上互聯(lián)網(wǎng)的快車(chē),在產(chǎn)地認證、質(zhì)量追溯、冷藏保鮮、分等分級、產(chǎn)品包裝、冷鏈物流等標準化生產(chǎn)加持下,特色產(chǎn)品變身特色產(chǎn)業(yè)。

農業(yè)農村部數據顯示,目前全國832個(gè)貧困縣累計建成各類(lèi)產(chǎn)業(yè)基地超過(guò)30萬(wàn)個(gè),每個(gè)貧困縣都形成了2至3個(gè)特色鮮明、帶貧面廣的扶貧主導產(chǎn)業(yè),產(chǎn)業(yè)扶貧幫扶政策已覆蓋98%以上的貧困戶(hù)。

激發(fā)內生力量

短視頻平臺快手數據顯示,2019年,有超過(guò)1900萬(wàn)人從快手平臺獲得了收入。其中,有500多萬(wàn)人來(lái)自國家級貧困縣。

開(kāi)網(wǎng)店、當農民主播、用AI技術(shù)養羊、養蜂致富……互聯(lián)網(wǎng)創(chuàng )造了鄉村致富新模式,帶動(dòng)了年輕人回到鄉村,用新技術(shù)脫貧致富。

數據顯示,像張加成這樣積極擁抱互聯(lián)網(wǎng)的新型農民已達到10萬(wàn)人,足跡覆蓋全國2000多個(gè)縣。

武鄉縣嶺頭村村民魏寶玉的“田間地頭直播”讓他的小米銷(xiāo)售量提升了不少,他成了村里的“紅人”。魏寶玉成功之后開(kāi)始把自己的模式講給村民們,曾經(jīng)的“老魏”變成了村民們信賴(lài)的“魏老師”,嶺頭村也成為山西微商第一村。山西省長(cháng)治市教育局來(lái)嶺頭村掛職的“第一書(shū)記”史小兵說(shuō):“電商扶貧的引入,讓很多貧困戶(hù)的精神面貌、素質(zhì)能力都有所提升,思維變化很大?!?/p>

地處鄂西北秦巴山區深處的鄖西縣,是全國14個(gè)集中連片特困地區貧困縣。鄖西縣澗池鄉下?tīng)I村2008年邁上電商之路,當地個(gè)別村民通過(guò)開(kāi)淘寶店,將十堰綠松石外銷(xiāo)到全國各地。2014年,下?tīng)I村網(wǎng)絡(luò )銷(xiāo)售綠松石突破3000萬(wàn)元?!半娚虒ξ覀兏淖冏畲蟮氖怯^(guān)念?!毕?tīng)I村黨支部書(shū)記劉廷洲說(shuō),現在村里互聯(lián)網(wǎng)思維、創(chuàng )業(yè)氛圍特別濃厚。綠松石資源畢竟有限,村民們看好鄉村旅游和民宿經(jīng)濟,把目標瞄向了建設“中國最美淘寶村”。

商務(wù)部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底,國家級貧困縣網(wǎng)商總數達到306.5萬(wàn)家,形成了一批淘寶村、微商村和直播村。

從種地到“種草”,從收農作物到收流量,“知識短缺”成了貧困戶(hù)的新近短板。國務(wù)院扶貧辦2017年出臺的《關(guān)于促進(jìn)電商精準扶貧的指導意見(jiàn)》要求,到2020年完成1000萬(wàn)人次以上電商知識和技能培訓,培養100萬(wàn)名以上農村青年電商高端人才,實(shí)現每個(gè)貧困村至少有1名電商扶貧高級人才?!爱敃r(shí)覺(jué)得目標有點(diǎn)高,現在看來(lái)保守了,數量已經(jīng)大大超過(guò)?!鼻燔娬f(shuō)。

中國網(wǎng)絡(luò )空間研究院院長(cháng)夏學(xué)平認為,一批網(wǎng)信企業(yè)、社會(huì )組織與貧困縣達成網(wǎng)絡(luò )扶貧結對幫扶項目,涵蓋農特產(chǎn)品在線(xiàn)銷(xiāo)售、遠程教育、電商培訓等方面,將持續增強貧困地區發(fā)展的內生動(dòng)力。

探路數字鄉村

曲天軍認為,下一步電商扶貧的重點(diǎn),一是以電商進(jìn)一步推動(dòng)鄉村產(chǎn)業(yè)轉型升級;二是以電商進(jìn)一步為數字鄉村建設探索路徑。

如何讓電商扶貧的動(dòng)能變成勢能,推動(dòng)鄉村產(chǎn)業(yè)轉型升級?

曲天軍、中國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汪向東等多位專(zhuān)家認為:

第一,要破解貧困地區“最后一公里”配送難。據國家郵政局數據,2019年,農村地區仍有74.9%的村沒(méi)有農村電商配送站點(diǎn),偏遠地區快遞資費較貴、二次加價(jià)問(wèn)題突出。部分地區的冷鏈物流發(fā)展滯后,農產(chǎn)品物流環(huán)節損耗較高。

第二,當前大部分村級電商服務(wù)站點(diǎn)主要依靠政府及社會(huì )各方推動(dòng)資金維持,一些尚未形成良好的自我發(fā)展循環(huán)機制的貧困地區,“造血”能力不足,短時(shí)間內仍離不開(kāi)政府這只“有形的手”,可持續發(fā)展問(wèn)題成為當前農村電商面臨的重要問(wèn)題。

第三,部分貧困地區面臨產(chǎn)品單一化、產(chǎn)銷(xiāo)碎片化、品牌草根化、市場(chǎng)低端化等困境,農產(chǎn)品產(chǎn)業(yè)基礎不牢固,農產(chǎn)品質(zhì)量良莠不齊,消費者投訴“網(wǎng)紅”農產(chǎn)品質(zhì)量差、食品安全無(wú)法保證等情況屢見(jiàn)不鮮。產(chǎn)業(yè)仍需“強身健體”,避免“政府之手”撤出后形成產(chǎn)業(yè)塌陷。

第四,目前農村地區三級電商服務(wù)體系已基本建立,但為農產(chǎn)品電商上行服務(wù)的內容有待提升。農產(chǎn)品網(wǎng)上營(yíng)銷(xiāo)競爭激烈,大規模宣傳推廣和品牌塑造成本高,要避免扶貧產(chǎn)業(yè)“貧血”,喪失發(fā)展后勁。

第五,進(jìn)一步加強農村電商人才培養,強化政策扶持,讓農村涌現更多的電商達人、帶貨強人、網(wǎng)絡(luò )紅人,出現更多像李子柒、巧婦9妹等有代表性的鄉村人物,傳播更多鄉村的好聲音、正能量。

第六,要在電商扶貧取得成果基礎上,把成熟的數字應用與鄉村治理體系相結合,全面加快數字鄉村建設進(jìn)程。

汪向東認為:“農村電商是數字鄉村的基礎。下一步無(wú)論是做深,以電商倒逼農村產(chǎn)業(yè)轉型升級,還是做寬,即在電商體系的基礎上承接和疊加更多的“互聯(lián)網(wǎng)+三農”業(yè)務(wù),都將發(fā)揮重要作用。應推動(dòng)農村電商生態(tài)體系建設成為促進(jìn)鄉村振興的新動(dòng)力,傳統農業(yè)向現代農業(yè)挺進(jìn)的重要抓手?!?/p>

?

責任編輯: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0058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