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quantjia.com/sitemap.xml
從“空中漫步”看視頻報道三個(gè)“一”

最佳人物報道一等獎

采訪(fǎng)手記

頭頂上高鐵“隆隆”駛過(guò),雙腳懸空在深深的河谷,行走在255米的高空,是什么體驗?

雖然今年春節倡導就地過(guò)年,但是每到這個(gè)時(shí)候,挖掘一線(xiàn)堅守者的故事都是春運報道繞不開(kāi)的主題。春運開(kāi)始后,我們拍攝的《255!空中漫步》,被新華網(wǎng)、騰訊視頻、今日頭條、封面新聞等多家媒體轉載,把大家帶入春運期間不畏艱險、上天入地、默默守護著(zhù)大橋,確保動(dòng)車(chē)和旅客安全的橋隧工身邊。

該片堅持一條主線(xiàn)、一個(gè)極致和一個(gè)中心的三個(gè)“一”策略,讓成片極富代入感和感染力。

一條主線(xiàn):255米高鐵大橋上的堅守

成貴高鐵西溪河大橋橫跨貴州省畢節市烏蒙山的西溪河大峽谷,這里山高谷深、地勢險要,橋面至河面高差達255.7米。如果按一層樓樓高2.8米來(lái)計算,大橋相當于一棟90多層大樓的高度。

西溪河大橋每天經(jīng)過(guò)高速列車(chē)60多趟,每天運送乘客4萬(wàn)多名。就是這座高橋,冬季常有凝凍現象,寒風(fēng)更是凜冽刺骨。貴陽(yáng)高鐵工務(wù)段黔西檢查工區的橋隧工們克服了海拔高、氣候惡劣、作息不規律等困難,乘坐檢查小車(chē),攀爬拱橋懸空步道,仿佛空中漫步一般,對大橋進(jìn)行體檢。

“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臨深溪,不知地之厚也”。拍攝當天,我們跟隨橋隧工來(lái)到西溪河大橋,由于所在位置和大橋橋面幾乎齊平,視野看不到谷底,所以我們當時(shí)對這座橋的驚險并沒(méi)有太多的感知。直到登上掛在大橋底部的檢查小車(chē),伴隨著(zhù)刺耳的警報聲,小車(chē)在高空中“咯吱吱”地行進(jìn),我們才真正感受到高危行業(yè)所帶來(lái)的恐懼與壓力。

跟隨著(zhù)到大橋圈梁上檢查的橋隧工,我們也爬到拱橋頂部。透過(guò)用鋼管搭起來(lái)的懸空步道往下看,西溪河像一條蜿蜒的長(cháng)蛇,盤(pán)踞在如刀切般的崖壁底部,峽谷高空的風(fēng)格外得大,吹得人搖搖晃晃,到坡度較陡的地方時(shí),不禁讓人毛骨悚然。就是在這樣危險環(huán)境中,工人們還要在保證自身安全的情況下,集中注意力檢修大橋。

每逢春運,都會(huì )有很多媒體關(guān)注高鐵橋隧工的工作日常,通過(guò)哪條主線(xiàn)來(lái)表現這個(gè)群體,決定了媒體的報道方向和精彩程度。黔西檢查工區橋隧工所負責的80公里線(xiàn)路上,西溪河大橋所處位置海拔高、風(fēng)特別大,冬天更寒風(fēng)刺骨,吹在臉上像刀割一樣痛,甚至眼睛都無(wú)法睜開(kāi)。在這座橋上,圍繞堅守這一主線(xiàn)展開(kāi)故事,無(wú)疑是這80公里線(xiàn)路上的最好表達。

一個(gè)極致:3D無(wú)死角記錄高空作業(yè)

255米的高空漫步,如何能通過(guò)我們的鏡頭將看到視頻的人帶到現場(chǎng)?這是本次拍攝最需要解決的問(wèn)題。人在空中,要帶觀(guān)眾感知上下左右,就需要全景視角、空中視角、第一視角、地面視角全方位給予展示。在聲音上,風(fēng)聲、警報聲、喊話(huà)聲、敲打聲、高鐵轟鳴聲,聲聲要入耳。這樣才能夠3D無(wú)死角記錄橋的雄偉,烘托人的艱難。

全景相機的使用,是本次拍攝最直觀(guān)的表達。沉浸式的VR視角,能讓觀(guān)眾一眼入場(chǎng)。在沿著(zhù)橋底前行的檢查小車(chē)上,在高高豎立的橋墩上,在腳下懸空、頭頂高鐵轟鳴的圈梁上,全景相機都能讓人如臨其境,隨著(zhù)拍攝對象的行動(dòng)感同身受,提心吊膽?!按敫小庇肋h是高危行業(yè)視頻表達的“敲門(mén)磚”。

要用鏡頭表達這樣的高鐵橋,通過(guò)無(wú)人機進(jìn)行特殊角度航拍是必不可少的。在航拍過(guò)程中,復雜的地形導致當地氣流紊亂、風(fēng)速極高,隨處可遇的風(fēng)切變讓無(wú)人機飛行危險系數極高。無(wú)人機飛上高空后拍攝到的畫(huà)面令人震撼——白色的和諧號、藍色的復興號高頻率地像利劍一般穿梭在雄偉的西溪河大橋上。

航拍鏡頭里可以看到這座橫跨西溪河峽谷大橋的雄偉險峻。隨著(zhù)鏡頭由近及遠,圈梁上正在檢查的工人像是“走鋼絲”的人,又像是在飛檐走壁的“蜘蛛俠”。從上往下看的無(wú)人機拍攝,加上從下往上看的地面拍攝,視角俯仰之間,會(huì )大大增加視頻表達的立體感。

在高空行走,gopro帶來(lái)的第一視角表達也是無(wú)可替代的。他見(jiàn)即我見(jiàn),他感即我感。如果說(shuō)無(wú)人機和地面拍攝是從外向內的被動(dòng)視頻語(yǔ)言,那么全景相機和gopro就是從內向外的主動(dòng)表達。跟著(zhù)橋隧工爬圈梁,檢查裂縫、螺絲,觀(guān)眾能看到橋隧工所看到的一切。

畫(huà)面是視頻表達的一部分,聲音恰如其分地加入能起到畫(huà)龍點(diǎn)睛的作用。不管是高空中呼呼作響的峽谷風(fēng)的聲音,還是檢查小車(chē)行進(jìn)時(shí)的警報聲;不管是工人們發(fā)號施令及應和的聲音,還是列車(chē)從頭頂駛過(guò)轟隆隆的聲音,都在本片中有體現,一聲聲,像一次次吶喊,鏗鏘有力。

多角度畫(huà)面,全方位聲音,片子將高空作業(yè)的每個(gè)位置、每個(gè)瞬間、每個(gè)動(dòng)作都進(jìn)行了一種極致表達,力求引人入勝,扣人心弦。

一個(gè)中心:做以人為核心的春運報道

重視人才能使每個(gè)微視頻都產(chǎn)生價(jià)值。這個(gè)價(jià)值是在講述主人公的故事中尋找到觀(guān)眾的情感共鳴,從而使觀(guān)眾產(chǎn)生互動(dòng)和分享。在聚焦人物時(shí),嘗試走進(jìn)人物的“本我”是關(guān)注人、塑造人、展示人的“靈魂”。拍攝一個(gè)人物,就要打開(kāi)他人格中最難接近而又極其原始的部分,讓他們放松,說(shuō)出真實(shí)的想法。

在檢查小車(chē)上,我們打趣地問(wèn)正在檢查的橋隧工:如果從這里掉下去會(huì )怎樣?他很幽默地回答說(shuō):“那肯定就是‘啊’一下,然后就沒(méi)了?!彼麄兺嘎?,檢查的工作都是很細的,每一個(gè)連接點(diǎn),每一個(gè)焊縫,每一顆螺絲,每一顆鉚釘,每一處斷裂和銹蝕,都會(huì )影響橋的承重能力。這座橋確實(shí)很高,他們剛入職時(shí),有的人恐高,也只能慢慢地適應。

高鐵橋隧工需要夜間行動(dòng),每周都要上2-3個(gè)夜班。黔西檢查工區工長(cháng)楊剛說(shuō):“我們白班夜班是交叉性的,所以說(shuō)有時(shí)候年輕小伙子他的生物鐘就不適應,我就說(shuō)我們這個(gè)上班態(tài)度就是:叫你上班,你要隨時(shí)起得來(lái);要睡覺(jué),你要隨時(shí)心無(wú)雜念睡得著(zhù)?!薄拔疑狭?7年班了,我從不到20歲的時(shí)候就到這個(gè)工作崗位”。

這些都是橋隧工的真心話(huà),展示真實(shí)的時(shí)候也展示了偉大,而不是為了塑造偉大而罔顧事實(shí)。他們不是完美的,他們有恐懼,過(guò)年想家,但是他們也是不平凡的。吐露心聲后,他們依然要把一代又一代鐵路人不怕苦的傳統保持下去。正如楊剛所說(shuō):“我的付出,我的堅守,給千千萬(wàn)萬(wàn)的旅客帶來(lái)了方便?!?/p>

不僅是春運報道,在微視頻的表達中,以人為中心是與觀(guān)眾交流的核心要義,“目中無(wú)人”的套路式表達會(huì )丟失微視頻的精髓。我們的作品要達到的效果是釋放正能量,引領(lǐng)社會(huì )價(jià)值。不管故事怎么講,最后都要考慮觀(guān)眾對人物的感受,拍攝和剪輯的時(shí)候心中要時(shí)刻有觀(guān)眾,迎合觀(guān)眾的同時(shí)也能引導觀(guān)眾。

踐行“四力”:在最一線(xiàn)捕捉最動(dòng)人的故事

本次采訪(fǎng)中,我們一行3人跟隨工人,他們在哪里工作我們就到哪里拍攝,形影不離。俗話(huà)說(shuō),上山容易下山難,從圈梁往下走時(shí),更是讓人膽戰心驚。當時(shí)我們沒(méi)有任何防護措施,如果腳下一滑,從狹窄陡峭的圈梁上滾下去,后果不堪設想。

制作打動(dòng)人的好視頻,和采訪(fǎng)對象并肩戰斗是基本要求。只有沖在最一線(xiàn),才能記錄最具有煙火氣的瞬間,拍出最動(dòng)人的故事。在西溪河大橋的拍攝中,我們與鐵路工人同進(jìn)退、共勞動(dòng),不管多危險,也要走進(jìn)他們的最前線(xiàn),記錄最真實(shí)的堅守故事,捕捉最動(dòng)人的故事。

好的食材也需要精致的烹飪方式。深入一線(xiàn)拍到好的素材固然重要,片子的構思和剪輯包裝也是必不可少的。本片在講述故事的同時(shí),通過(guò)卡點(diǎn)音樂(lè )的形式使其更有節奏感,通過(guò)數據可視化展示大橋的險要與列車(chē)的頻繁。每一處配樂(lè )、每一處現場(chǎng)聲、每一個(gè)鏡頭的結合都經(jīng)過(guò)精心的設計,以求更具感染力和可讀性。

近年來(lái),在“九山半水半分田”的貴州,2萬(wàn)余座橋梁從山谷中拔地而起,世界前100的大橋中,貴州占近一半。高山深谷中,還有很多“空中漫步”的故事。登上高山,方能感受到山中人的用情真切;下到峽谷,才能領(lǐng)悟到山中人愛(ài)的深沉。走進(jìn)山中人,記錄山中事,才能創(chuàng )造更多高品質(zhì)原創(chuàng )內容,也才能收獲更多受眾點(diǎn)贊。

“腳”下生根,方能源遠流長(cháng);“眼”中有人,方能秉軸持鈞;“腦”部風(fēng)暴,方能盡善盡美;“剪”下生花,方能鬼斧神工。通過(guò)一刀一刀的剪輯,一幀一幀的畫(huà)面,一字一句的同期,才能把最動(dòng)人的故事、最震撼的畫(huà)面呈現到觀(guān)眾面前,這樣的作品才能觸動(dòng)人心,產(chǎn)生影響力。

?

編?輯? 梁益暢

責任編輯: 劉志興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201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