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quantjia.com/sitemap.xml
牛行南疆?“短”有所長(cháng)

最佳系列報道一等獎

采訪(fǎng)手記

牛來(lái)鼠往的年夜飯,是在南疆一戶(hù)維吾爾族脫貧戶(hù)家里“蹭”的。

鼠年歲尾,新華社新疆分社記者一行四人“牛行南疆”,踐行“四力”,除了我這個(gè)第一次到新疆的“口里人”,同行還有三位至少駐疆10年的新疆分社資深記者。我們從烏魯木齊出發(fā),自北向南穿越天山山脈,一頭扎進(jìn)這片剛剛實(shí)現脫貧摘帽的廣袤大地。

臨行前查看南疆地圖,昆侖山、喀喇昆侖山的灰褐色和塔克拉瑪干沙漠的黃褐色,幾乎涂滿(mǎn)了整個(gè)南疆,城鎮村落星星點(diǎn)點(diǎn)散布其間。

脫貧摘帽后,南疆許多村子變了模樣。阿克蘇地區溫宿縣那個(gè)山窩窩里的貧困村,旅游資源經(jīng)過(guò)整合開(kāi)發(fā),如今游客絡(luò )繹不絕;烏什縣那個(gè)曾經(jīng)只有幾畝薄田的貧困村,從種植黑木耳“起家”,現在已經(jīng)發(fā)展到菌類(lèi)全產(chǎn)業(yè)鏈;阿瓦提縣那個(gè)曾經(jīng)學(xué)生放假都不愿意回去的貧困村,如今柏油路通到家門(mén)口,村里的足球場(chǎng)上天天都有孩子們追逐的歡聲笑語(yǔ)……

我們蹭年夜飯的那戶(hù)人家,在阿克蘇地區烏什縣托萬(wàn)克麥蓋提村,它曾和許多南疆村落一樣,窮得如出一轍,窮得理所當然。如今,通過(guò)種植菌類(lèi)實(shí)現全村脫貧后,這個(gè)村的鄉親們日子越來(lái)越有奔頭,村里過(guò)年的喜氣從臘月就翻騰了起來(lái)。

除夕夜,我們和村民達吾提?艾麥提一家四口以及駐村干部盤(pán)腿圍坐在他家炕桌邊,主人擺了滿(mǎn)桌的美食,大盤(pán)雞、紅燒魚(yú)、醬牛肉,當然還有村里必不可少的蘑菇“開(kāi)會(huì )”,達吾提為駐村干部斟上全家實(shí)現脫貧的“慶功酒”“感謝酒”,而我身后的電視上播著(zhù)熱鬧的春晚,大家其樂(lè )融融、喜上眉梢。

同行的分社老記者告訴我,在趕走貧困的斗爭中,南疆的每個(gè)村子在駐村干部的帶領(lǐng)下,八仙過(guò)海,各顯神通,戰果非凡。

作為土生土長(cháng)的北京人,此次鉆進(jìn)南疆,我才真切認識到脫貧對蕓蕓眾生的意義。

臨近午夜,托萬(wàn)克麥蓋提村的文化廣場(chǎng)上燃放起了煙花。孩子們在雀躍,大人們也在贊嘆。我想,對這個(gè)村子來(lái)說(shuō),煙花帶來(lái)的快樂(lè ),歡呼一下就過(guò)去了,但生活中擺脫了貧困的感覺(jué),就像凍餒的身體一下子吃得飽飽、穿得暖暖一樣,實(shí)在、幸福。

四位文字記者的團隊,主打三條視頻稿件,播發(fā)當天新華社客戶(hù)端瀏覽量均破百萬(wàn)。這組系列短片,從某種程度來(lái)說(shuō),是個(gè)意外,也是必然。

意外在于,一開(kāi)始我們只是隨手用鏡頭記錄我們從北疆到南疆的這一千多公里的所見(jiàn)所聞,公路、隧道、鐵路、城市、農村等等。但后來(lái)當面對大量的碎玻璃渣一般的素材時(shí),我們意識到,這些素材恰恰就是不斷進(jìn)步中的南疆最好的寫(xiě)照,是可以“反光”的好素材。

必然則在于媒介形態(tài)、受眾閱讀習慣都在變化,新聞的表現形式也在改變。精品力作不再僅限于鴻篇巨著(zhù),短小輕巧的融媒產(chǎn)品扮演著(zhù)越來(lái)越重要的角色。

基于這樣的思路轉變,我們才有了足夠時(shí)間嘗試制作不同于以往的“新春走基層”報道。用一種“碎碎念”的形式,把所見(jiàn)所聞所感裝進(jìn)了一段段節奏輕快、轉換輕松的視頻畫(huà)面中,給觀(guān)者以代入感。

作品里的男主角“新華社小叔叔”——團隊里一位從業(yè)已十年的前輩,常年負責政法和宗教方面報道,是新華社新疆分社采編一線(xiàn)的骨干,筆下諸多精品力作。但在媒體傳播大變革的時(shí)代,習慣了傳統報道方式的他也有迷茫和掙扎。

好在,團隊合作彌補了處在轉型期不同階段記者們的不同短板。在視頻剪輯的環(huán)節,這一點(diǎn)尤為明顯?!?0后”的我對剪輯軟件操作相對熟練,成了“主刀醫生”,三位資深記者則是提供報道內容專(zhuān)業(yè)意見(jiàn)的“會(huì )診專(zhuān)家”,可以說(shuō)每落一刀都是斟酌再三的結果。

多年積淀,他們對于諸多現象不用順藤就能摸到瓜。長(cháng)期處在涉疆輿論斗爭一線(xiàn),對議題、表述的敏感度極高,在傳播變量大、不可控性強的新媒體時(shí)代,他們對稿件張馳度的把控尤為重要。

在報道安全的范圍內,他們尊重甚至是“放任”我的表達方式。在他們眼中,我距離年輕人更近、距離互聯(lián)網(wǎng)更近,因而相信我的表達或能引起更多的網(wǎng)絡(luò )共鳴。

在國內,疫情漸行漸遠,生活也慢慢恢復到正常。疫情期間,造成了人與人的隔離,大家花在社交媒體上的時(shí)間也更多了。新聞領(lǐng)域已經(jīng)發(fā)生了很大的變化,我們的職業(yè)也在發(fā)生新的變化。

如今,越來(lái)越多的人相信那些社交媒體上的小道消息,這讓他們覺(jué)得窺探到了真實(shí),為自己的“獨醒”而驕傲。這不是中國的個(gè)例,全球皆是如此。

主流媒體如何反擊?如何證明自己的價(jià)值?如何通過(guò)更順應時(shí)代的方式將重要的信息真實(shí)客觀(guān)地傳播出去?

我想,我們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堅持做我們正在做的、我們可以做、我們需要做的事情。

基于此,大家都在嘗試。比如我們本次的視頻,就試著(zhù)以詼諧的表達,沉浸式的視角,通過(guò)對網(wǎng)紅村的“種草”,講述鄉村振興,通過(guò)在蘑菇村“蹭年”,展現脫貧攻堅成果和鄉村的可持續發(fā)展。

再比如那些在祖國的大江南北,跟我一樣“在路上”的記者們。據我所知,春節期間,新華社新疆分社先后有13組39人次的記者團隊奔赴天山南北的34個(gè)縣市。我們共同聚焦邊疆各族群眾身邊的變化,挖掘堅守的故事,記錄真實(shí)的新疆。

我們在塔克拉瑪干沙漠鐵路施工現場(chǎng),遇見(jiàn)了常年扎根邊疆鐵路建設,偶然吃到了久違的家鄉飯,落下淚來(lái)的硬漢;在天山隧道的施工現場(chǎng),見(jiàn)證了中國“基建狂魔”的實(shí)力;在塔城地區,看到了少數民族地區群眾生活水平持續改善;在空氣稀薄昆侖山巔,記錄了一支60年來(lái)代代接力的戍邊團隊;在清晨阿拉山口口岸的濃霧里等待,迎接了新年的第一班中歐班列;在中哈邊境的大雪中跋涉,采訪(fǎng)了零下三四十攝氏度環(huán)境下巡線(xiàn)作業(yè)的電力工人……

我們提筆奔波在祖國六分之一的國土上,記錄新疆“三山夾兩盆”的大好河山,書(shū)寫(xiě)這片熱土上所承接的熱汗、熱血和熱淚,向全世界講好“新疆故事”。

鑒于當下個(gè)人自主從媒介終端接收信息的現狀,我們更多考慮到讀者個(gè)體的“量身定做”感,努力以自媒體表達形式來(lái)保留對主流輿論內容的闡述,并力求以好的融媒體產(chǎn)品,消減自媒體環(huán)境下個(gè)體壁壘,帶領(lǐng)讀者走出自我偏見(jiàn)和信息繭房,達成不同生活環(huán)境下的人們的共鳴,鑄成個(gè)人對群體現象的支持和理解。

思考之外,再談情感。初到南疆的我,渴望見(jiàn)微,勝于知著(zhù)。

這次的采訪(fǎng)中我們走過(guò)兩個(gè)地區、四個(gè)縣、十個(gè)村,接觸到很多采訪(fǎng)對象。

我的手曾被緊緊握著(zhù),我的眼睛看到他們笑或流淚,耳朵聽(tīng)到他們的方言或者民族語(yǔ)言。正是通過(guò)這些微小的、終會(huì )被遺忘的時(shí)刻,我開(kāi)始漸漸看到宏觀(guān)變化是如何烙印在人們的關(guān)系和內心生活中的。

但無(wú)論如何,我們都會(huì )像走馬燈一樣在彼此生命中一閃而過(guò),大多數人的第一面即最后一面。但這些采訪(fǎng)經(jīng)歷好像一段段小曲兒,起承轉合,各具韻味。

在交流中我注視著(zhù)他們。記錄一張張面孔,就是記錄一種世相。他們嘴角的弧度,眉心的褶皺,面龐的潔凈程度,都是他們生活狀態(tài)和精神狀態(tài)的直觀(guān)體現。每個(gè)人都在世俗的裹挾之下取向逐漸趨同,又在不同的物質(zhì)基礎和瞬息萬(wàn)變的發(fā)展中完善出屬于自己的腦回路。

作為一名記錄者,要善于打量別人,要鍛煉自己從一個(gè)人的表情發(fā)現他們周遭生活的變化,從一些肢體動(dòng)作中感受內心的悸動(dòng)。

尤其記得除夕夜的飯桌上,喧鬧中,我正埋頭吃得歡快,卻察覺(jué)周?chē)鷼夥沼凶?。抬頭去看,方才注意到春晚正播到一個(gè)脫貧攻堅駐村幫扶先進(jìn)個(gè)人代表們逐個(gè)發(fā)言的環(huán)節。桌上幾位駐村干部漸漸的話(huà)就少了,他們或多或少都收起了些笑意,就徑直盯著(zhù)電視。他們的沉默帶著(zhù)一種被認可后的矜持,目光灼灼。

再比如雪山腳下,阿克蘇地區溫宿縣柯柯牙鎮塔格拉克村的一位民宿主。30多歲的維吾爾族女性,十分靦腆,但坐在自己的古風(fēng)茶室中會(huì )稍顯輕松一些。那屋子不大,茶桌不是上好的木料,多寶閣上的東西多是當地土特產(chǎn),墻上掛著(zhù)小小的兩幅毛筆字。就是這樣有點(diǎn)簡(jiǎn)單的布置,她笑著(zhù)一樣一樣講起來(lái),看樣子真的很喜歡。和她的交談中我意識到,在離開(kāi)貧窮之后,人們會(huì )才會(huì )擁有余力,認識到和投入于自己的喜好。

看到的這些東西,體會(huì )到的變化,很難盡述,所以我們盡量拍下來(lái),讓大家一起來(lái)看,來(lái)體會(huì )。

采訪(fǎng)中,最多的肢體接觸就是握手。不同行業(yè),不同年齡,甚至是不同心境的手,握起來(lái)都是大不一樣的。你可能觸碰到柔軟皮膚或干硬厚繭,可能體會(huì )到豪邁的大力或汗濕的手心,可能感覺(jué)到文博院管理者的謹慎或發(fā)家致富的牧民的自信。

那些幾秒間的碰觸所帶來(lái)的認知難以直觀(guān)呈現,卻能給記者帶來(lái)驚喜,以及去握住下一雙手的動(dòng)力。

?

編?輯? 陳國權

?

責任編輯: 劉志興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210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