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quantjia.com/sitemap.xml
于登涉遠航中踐行“四力” 以守塔精神記錄社會(huì )之光

最佳人物報道二等獎

采訪(fǎng)手記

有這樣一群人,他們總從大海之上眺望岸邊,陪伴他們的除了不曾改換的風(fēng)景,只有無(wú)邊無(wú)際的孤獨;他們重復著(zhù)辛苦而枯燥的工作,成了海上來(lái)往的千萬(wàn)艘船舶“最熟悉的陌生人”。是怎樣一種信念,支撐著(zhù)他們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守望光明?懷著(zhù)敬意,2021年新春前夕,記者與海上守塔人邂逅,隨他們登上了前往大沽燈塔的海巡船。

大沽燈塔是我國自行設計、建造的第一座海上燈塔,也是目前我國唯一一座有人值守的海上燈塔。在地圖上看起來(lái),大沽燈塔與港口的距離只有短短一截,但到了海上才發(fā)現,這段航程額有一個(gè)半小時(shí)左右,往返就是三小時(shí)。走到甲板上觀(guān)望,四周全是無(wú)邊的海水,能看到的除了航標和浮冰,只有來(lái)往的船舶。

從旭日高掛到星辰滿(mǎn)天,在茫茫大海上,記者緊跟海上守塔人的腳步,見(jiàn)證了他們平凡的一天,也從這份平凡中收獲了閃光的精神寶藏。

于細微處縱觀(guān)動(dòng)人之章

在人物類(lèi)新聞報道中,最動(dòng)人的大多是一些能夠反映人物性格與工作特點(diǎn)的細枝末節。這次采訪(fǎng)期間,不少細節給記者留下了深刻印象,也使文章更為生動(dòng)鮮活、內容更加充實(shí)。

跟著(zhù)天津港航標管理站海上班班長(cháng)李紅旗出海的那天,天氣陰沉沉的,海上能見(jiàn)度很低。為了頂住冬日的海風(fēng),記者特意“全副武裝”,翻出了最厚的裝備,把自己裹得嚴嚴實(shí)實(shí)。

陪同上塔的幾位天津港航標管理站的老師說(shuō),出海的日子是他們盯了好幾天的天氣預報特意選出來(lái)的。雖然陰天拍照不太“出片”,但是海上風(fēng)平浪靜,乘船也更安全。

去程的時(shí)候,首先觸動(dòng)記者的是站里老師們談起燈塔時(shí)的神態(tài)。雖然天氣不佳,但在開(kāi)往大沽燈塔的航路上,海巡船的船長(cháng)從很遠處就看到了它的身影。

“在哪兒呢?”我目不轉睛地看了半天,也沒(méi)看出個(gè)所以然來(lái),“您的視力也太好了!”

“哪有啊,”船長(cháng)語(yǔ)氣里帶著(zhù)點(diǎn)小小的驕傲,“不是我視力好,是大沽燈塔太親切,我們對它太熟悉?!?/p>

稿件中寫(xiě)到天津港航標管理站站長(cháng)田新用燈塔做微信頭像的細節,也是這時(shí)發(fā)現的。本來(lái)是想留個(gè)聯(lián)系方式、方便后續請教,沒(méi)想到這一看,大沽燈塔在站長(cháng)的微信頁(yè)面上“出鏡率”還真不低。

“我們對燈塔的感情非同一般??!”田新說(shuō),“換著(zhù)角度拍燈塔,可是我們不少人的愛(ài)好呢?!闭f(shuō)這話(huà)的時(shí)候,站長(cháng)眼睛亮晶晶的,臉上滿(mǎn)是談起自己最喜歡的事和人時(shí)候的神情。

另一處令記者印象深刻的細節,是一本厚厚的工作日志。

“14:00,打掃樓道衛生”“17:05,主燈及近海航標燈正常啟動(dòng)”“20:00,開(kāi)啟發(fā)電機”“21:00,雷達應答器工作正?!薄?2:00,關(guān)閉發(fā)電機”“2:00,主燈及近海航標燈正?!薄哌M(jìn)守塔人狹小的休息空間,最先映入眼簾的就是桌面上這本翻開(kāi)的日志。從凌晨再到夜深,記錄一天未斷,海上的“掌燈人”也徹夜未眠。每句記錄雖短,但在海上讀來(lái)卻顯得尤為動(dòng)人,勝過(guò)千言萬(wàn)語(yǔ)。

留心細節是作好文章的第一步。這次采訪(fǎng)中觀(guān)察挖掘出的感人情節不僅為記者理解守塔人的工作與生活狀態(tài)打下了扎實(shí)的基礎,也使文章中所描繪的群體形象顯得更為豐滿(mǎn)。

在登涉中體悟守塔艱辛

報道質(zhì)量的提升離不開(kāi)“腳力”的支撐,只有記者走得到、沉下心,寫(xiě)出的稿件才能更加貼近實(shí)際、觸發(fā)讀者的共感。登塔過(guò)程雖然艱辛,但這番工夫花費得十分值得。

初次見(jiàn)面,大沽燈塔給記者留下的第一印象有些自相矛盾——它既明艷,又陰暗而孤僻。

之所以明艷,是因為它矗立在藍海之上,實(shí)在太過(guò)突出。高高的塔身、紅白色條紋,無(wú)怪乎船員看到大沽燈塔會(huì )露出笑容、會(huì )感動(dòng)落淚。在茫茫海上看到這樣宏偉的標志物,確實(shí)有種“到家”的感覺(jué)。

然而,走進(jìn)塔內,明艷的感覺(jué)不再,取而代之的只有陰暗和孤獨。陽(yáng)光在給守塔人提供照明這件事上略顯吝嗇,而守塔人為了節約有限的能源,能不打開(kāi)照明也盡量不打開(kāi),導致塔里總是暗暗的。因為穿得厚實(shí),在船上吹海風(fēng)時(shí)記者并沒(méi)感覺(jué)到特別寒冷,但在塔上待久了,涼氣卻開(kāi)始從腳底往上鉆,只覺(jué)得這里實(shí)在不是宜居之地。

為了節省空間,塔里的樓梯是螺旋狀的,寬度只容一人通過(guò)。李紅旗說(shuō),平時(shí)塔里只有兩個(gè)人值守,樓梯很少有“人氣”這么高的時(shí)候,這樣的轉圜空間,對守塔人來(lái)說(shuō)已經(jīng)很充裕了。

大沽燈塔11層高,燈籠坐落在燈塔頂層,爬塔頗需耗費些體力。11層的燈籠大概是整個(gè)塔上最明亮的地方,雖然面積不大,但視野開(kāi)闊,四面都是玻璃。李紅旗說(shuō),冬天的時(shí)候守著(zhù)燈箱是最暖和的,自己很享受燈光帶來(lái)的暖意;但是到了夏天,燈籠里的活干起來(lái)就沒(méi)這么舒適了,11層就像個(gè)大蒸籠,待一會(huì )兒就是一身汗。

從燈籠往外看,燈塔側面有一架舷梯直抵塔尖。李紅旗解釋說(shuō),這架舷梯可以四面移動(dòng),他們時(shí)不時(shí)要通過(guò)舷梯到燈塔外作業(yè),把燈籠的外側玻璃擦干凈,或者登梯爬高,到塔頂升起鮮艷的國旗?!半m然我平時(shí)不恐高,但也不太敢往下看?!彼f(shuō)。

快要從11層下塔的時(shí)候,記者驚喜地得到了航標站的老師們送上的一枚寶貴“勛章”。很少有女性到訪(fǎng)燈塔,老師們說(shuō),沒(méi)記錯的話(huà),記者應該是登上大沽燈塔燈籠的第一位女同志。沒(méi)想到,這次海上登塔的經(jīng)歷竟然解鎖了自己職業(yè)生涯中的第一個(gè)“第一次”。

結束采訪(fǎng)的時(shí)候已是繁星滿(mǎn)天,送記者一行人來(lái)塔上的海巡船還在塔邊等待。值得一提的是,從船上登塔的時(shí)候雖沒(méi)感覺(jué)到風(fēng)險,晚間下塔回到船上卻很有難度。漲潮后,海巡船的甲板比燈塔一層的平臺已高出不少,船體還隨著(zhù)海浪不住搖晃。我們必須踩著(zhù)燈塔外圍的護欄欄桿,躍到船頭的救生圈上,再踩著(zhù)救生圈爬上船。船上的老師拉住我們往上拽,塔上的老師做保護,費了不少力,這才讓我們平安返航。

當時(shí)專(zhuān)注登船,回程后細想卻有點(diǎn)后怕。但再一轉念,數十年間,這樣上下塔的過(guò)程守塔人不知經(jīng)歷過(guò)多少次,心里不禁有點(diǎn)慚愧,又對他們多了些敬佩。

逐光“守塔”,堅定初心

一日接觸下來(lái),記者切實(shí)感受到樸實(shí)、勤奮又可愛(ài)是燈塔航標人身上共同的特征。除此之外,更動(dòng)人的是他們都有執著(zhù)的初心與熱愛(ài)——是他們確保大沽燈塔的燈光每天亮起的責任心,更是他們守望來(lái)往船舶安全的使命感。為了這份執著(zhù),孤獨不算什么,艱苦也不算什么,他們甘之如飴。

守塔人追尋光明、守望平安,而作為記者,我們又何嘗不是在登涉行走中,用手中之筆記錄與守望社會(huì )之光?于個(gè)人來(lái)說(shuō),這次經(jīng)歷不僅是一次踐行“四力”的采訪(fǎng),更使我受到了精神上的洗禮。

稿件采寫(xiě)不易,要依靠雙腳丈量土地、用雙眼探索世界,但記者又何其有幸,能夠有機會(huì )體驗不同的人生經(jīng)歷、聆聽(tīng)精彩的生活故事,從筆端抒寫(xiě)時(shí)代的喜怒哀樂(lè )。這段采訪(fǎng)經(jīng)歷既是年輕記者沉心積累經(jīng)驗、拓寬視野的寶貴窗口,也是在實(shí)踐中成長(cháng)的重要機遇。

時(shí)過(guò)境遷,信念不移。作為一名記者,工作特點(diǎn)與奉獻方式雖與海上守塔人有異,“守望光明”的初心卻應與守塔人相同。隨著(zhù)融媒體時(shí)代的到來(lái),記者也需在采訪(fǎng)寫(xiě)作過(guò)程中不斷鍛煉自己的全媒報道能力,但“燈具”雖在更新,“守燈”之志卻未改,時(shí)刻記得肩上的責任與使命,才能行穩致遠。無(wú)論“追光”之路多長(cháng),都必須腳踏實(shí)地、不忘初心,勤奮工作、不斷奉獻,在錘煉“四力”的過(guò)程中記錄人民的聲音、追尋時(shí)代的光芒。

守塔人的工作很樸素,但深深啟發(fā)和觸動(dòng)了我——希望自己也能像他們一樣,執著(zhù)地探求光明,堅持做社會(huì )的“瞭望者”和“守塔人”,用堅實(shí)的步履、詳盡的觀(guān)察、深入的思考和細膩的筆墨點(diǎn)亮“燈塔”之光,為更多在人生航程中揚帆的旅人帶去光亮、帶去溫暖。

這趟出海的旅程雖然時(shí)間短暫,卻收獲頗豐、令人難以忘懷,給了我寶貴的精神財富。返程路上身體有些疲憊,但記者心里已在暗暗期待再次相逢。

“下次一定再來(lái)?!蔽液吞镄抡鹃L(cháng)約定。

“隨時(shí)歡迎?!彼χ?zhù)答應。

?

編?輯? 梁益暢

責任編輯: 劉志興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226552